专家傅光明登扬州讲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莎士比亚

2018年06月 24日 07:35 | 来源: 扬州网-扬州晚报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观众聆听刘江瑞摄

观众聆听刘江瑞摄

袁亮绘

袁亮绘

傅光明在讲演刘江瑞摄

傅光明在讲演刘江瑞摄

    原标题:专家傅光明昨登扬州讲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莎士比亚

    编者按

    昨天下午,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登上扬州讲坛,解读世界文豪莎士比亚。

    生于1564年的英国戏剧诗人莎士比亚,离我们时远时近,亦远亦近。说他远,因为他生活、写作的时代距我们已超过四个世纪;说他近,因为莎剧在中文世界里,尤其他的几部名剧始终与我们相伴。

    讲座现场,傅光明结合多年的研究成果,解读莎翁传奇,纠正人们的“偏见”。本报今特辑录现场录音,以飨读者。

    非常感谢扬州讲坛的邀请,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分享这个很好玩的话题。

    莎士比亚这个402年前就离开我们的英国老头,始终和我们相伴。他亦远亦近,时远时近。

    田汉翻译的《哈孟雷特》

    是莎翁剧本首进中国读者视线

    莎士比亚影响力和文学魅力,持续不衰。莎士比亚的作品走进中国读者也有一百来年。1921年,田汉翻译的《哈孟雷特》,是莎翁剧本第一次进入中国读者的视野。

    大家了解莎士比亚吗?谁读过莎士比亚的全部剧本?读者对莎士比亚作品最了解的莫过于四大悲剧、四大喜剧,哪位读者能不打磕巴说出名字?

    四大悲剧是《哈姆雷特》《奥赛罗》《李尔王》《麦克白》,四大喜剧则是《仲夏夜之梦》《威尼斯商人》《皆大欢喜》《第十二夜》。此外,还有浪漫抒情爱情悲剧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。有谁将《罗密欧和朱丽叶》的剧作台词,从第一行到最后一行认认真真读过?

    你说他远,他又很近;你觉得他近,其实又很远。除了“莎士比亚”这四个字,我们了解多少?严格说来,我们对他还是有些陌生的。从田汉开始,中国有几代翻译家皓首穷经为他翻译作品,说中文。从2012年开始,我也开始替他说中文了。

    如果我们对作品读得不够深入,就无从了解莎士比亚的剧作还存在复杂的多元的版本问题,这就会带来理解上的不一样。一提起莎士比亚,我们就觉得他是世界文豪,除此之外,可能知道得很少。

    写剧本的目的很单纯

    就是尽快上演赚钱养家

    我们所想象的是,莎士比亚坐在漂亮的书房里,拿着鹅毛笔,正襟危坐写着传世作品。错了,他当时没有这么一本正经,他的目的很单纯,尽快写完让所在的剧团上演,写是为了演,不是为了传之后世给人读的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乡下人。现在很多乡下人进城,进入北京当“北漂”,赚钱养家。莎士比亚到了伦敦,和这些“北漂”的梦想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18岁跟比自己大8岁的人相识相爱了。结婚后,跟我们今天很多人面临的情形是一样的,生子,过日子,面临窘迫。生了长女,后来还生了龙凤胎,只有出去闯荡。

    好在莎士比亚从小就喜欢看戏。他决定走的时候,找到一个巡演的剧团,到了伦敦。莎士比亚死得太早了,同时代的作家没有留下任何莎士比亚传记。从有限的资料中,推测他到伦敦之后干的第一份工作,有的是说到剧团当了马夫,做服务员,干完杂事后,站在台口看演员看戏。后来琢磨,自己是否也能写,这时候开始编戏。

    不是原创剧作家是编剧

    在那个时代并不那么有名

    我们都以为莎士比亚是个原创的剧作家,天才的戏剧诗人,但他就是一个编剧。有人说,这些戏不是他写的,是培根写的,还有人认为是伯爵或女王。他们的理由是,这些戏包罗万象,知识如此广博,而莎士比亚只是乡下人,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教育,怎么会有这么丰富的知识?

    莎士比亚最开始写作的时候,在他的那个时代并不那么有名。但他很幸运。他幸运地出生在伊丽莎白一世的时代,这是一位文艺女王,给英国带来了文艺复兴繁盛的时期;他幸运在于当时英语不规范,很多作家包括莎士比亚一出手在今天看来就是错误百出。他比较随便拼写,拼写出来就当作正确的范例存在了下来,他创造了3000多个单词、短语,他对语言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。大家可以去看看英文本,会非常好玩。一个时代应该有新的译本,我这些年写了很多导读,写了70万字,比如《李尔王》的导读就有10万字,体量超过剧本本身,我希望通过新译本从语言上体现出现代性。

    莎士比亚没有那么多顾忌,就是想演出,想赚钱,生前,他本人并没有确定一个剧本出版。今天通行的中译本,源头基本来自于莎士比亚去世7年之后,1623年由他同时代的朋友给他编辑出版的《莎士比亚戏剧集》。至于之前还有一些什么本子,很多人并不太了解。当时的书商想出剧本出版,拿不到完整的本子。比如,一场戏有12个演员,书商只能找到7个、8个演员,演员把这些分台词台本给书商,合并起来就出版了,但这个版本缺斤少两。于是,就有良心书商把这些台本完整印刷出来。不同的版本,带来不同语言的细微妙处。往往一个词的差别,就感觉不同。《罗密欧与朱丽叶》,罗密欧带着毒药来,要和他以为已经死去的朱丽叶死在一起,喝了毒药。朱丽叶假死复苏后,悲痛欲绝,看到罗密欧的短剑,插向自己的胸口。台词是:“这就是我的剑鞘。”老版的英文词特别妙,是就“锈”在里面吧。

    只有细细咀嚼戏剧文本

    才能品出高明之处

    我们离莎士比亚的时代比较久远,那时候的舞台演戏,常常在开始之前,有人来读开场诗,第一幕也有,第二幕也有,有的还有收场诗。现在,看不到了。这要通过戏剧文本来领略。

    《罗密欧和朱丽叶》是一部诗剧,怎么表现浪漫抒情呢?如果不看文本,大概了解得不够清晰。必须琢磨文本,在描写不同的情境,表现不同的爱的时候,用的诗体是不一样的。比如用了爱情十四行,后来出现了牧歌、晨歌、挽歌等多种诗歌形式。还有很多对话,体现出语言的高明。

    《罗密欧和朱丽叶》开场,罗密欧单相思一个女孩而不得。他的朋友劝他,不要只想着那个女孩,去参加一个舞会吧。在那个舞会上,他看见了朱丽叶,就把先前那个女孩忘记了。如果按照原著,罗密欧是见异思迁的,后来许多的改编,进行了“过滤”和升华。因为莎士比亚迷们不允许罗密欧在爱上朱丽叶之前,还爱过其他女孩。

    罗密欧戴着面罩去参加舞会,朱丽叶看不清他的面容,只能看到他的眼睛。两人之间一问一答,是严格遵循格律的诗歌,写作是有难度的。在翻译爱情十四行的时候,我冥思苦想,把韵都给押上了。只有咀嚼剧作,才能品出滋味来。

    莎翁发明创造非常关键

    三四成的编剧是神来之笔

    罗密欧和朱丽叶的故事不是莎士比亚的原创,几乎他所有的作品,都不是他的原创,有着一个、两个、三个甚至更多的素材来源、原型故事,他只是一个编剧,甚至有些故事本身已经比较成熟了,已经成熟到六七成了,但是常常三四成的编剧就是神来之笔,凸显莎士比亚才华之所在。

    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爱情故事的源头是13世纪发生在意大利的一对男女的爱情悲剧故事。时间的推移,版本不断在增加一些内容。到了15世纪,这个故事比较成熟了,翻译成法文到了法国,后来又翻译成了英文到了英国。有位诗人叫亚瑟·布鲁克写了首叙事长诗,故事结构基本上成型了。

    莎士比亚的发明创造非常关键,布鲁克的故事剧情时间很长,罗密欧每天爬着梯子进入朱丽叶的房间。而莎士比亚把两人的相识到同死,浓缩在了36小时内,所有的第一次都成了永远,这就是他最为高明的地方。

    世界上也有特别瞧不起莎士比亚的文豪,一个是托尔斯泰、萧伯纳,比如托尔斯泰认为莎士比亚水平极低,他笔下的人物说着千篇一律的话,这些不是人物说的,都是莎士比亚说的。他所有的剧,都是从别人那借来的。不能说托翁说的一点道理没有,但在那个时代,不是莎翁一个人这样,几乎所有的剧作家都是这样写作的。比如,当时有个竞争对手写了个剧本,非常卖座。剧团急了,莎士比亚就写了《威尼斯的犹太人》,后来改成《威尼斯商人》。

    《哈姆雷特》也是有原型故事的,来自于12世纪一个丹麦历史学家写的一本书,有段故事和王子复仇记差不多,当然有莎士比亚四五成的发明创造,重要在于幽灵的出现。这个幽灵讲述了哈姆雷特的父亲如何被叔叔杀害的。哈姆雷特被认为是“思想的巨人,行动的矮子”,其实更多是一种等待的状态。

    记者 桂国 王鑫(根据现场录音整理,标题为编者所加)

    本报专访

    没有萧乾先生就没有我

    忘年交无话不谈

    “如果说,我今天在文学上、学术上有哪些成绩,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萧乾先生!”回首自己的学术研究之路,傅光明谈得最多的是幸运和感恩。

    忘年交无话不谈

    1986年大学毕业,傅光明被分配到现在的中国现代文学馆,而今已是一名老馆员了。

    其中有项工作,就是跟作家联络沟通,向他们征集书信、日记、手稿、录音、录像等。因此,他也自然而然地进入了萧乾先生的家。

    傅光明感慨自己的幸运。“人跟人就是这样一种缘分!进萧先生家门的那一刻,就喜欢这位老先生。先生大我55岁,一见面就自然地叫他萧爷爷。”萧乾特别和善,特别有亲和力,傅光明也没有一点拘谨。“如今想起,也觉得很奇妙。”

    平日里,傅光明帮先生查找资料。先生也留他多坐一会,聊作家,聊生活,甚至还关心起他的感情,“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,不是那种年龄差了半个多世纪的祖孙两代”。

    结识萧先生之后,傅光明说,他才真正开始认真读书,由此走向专业阅读、职业阅读。

    钦佩先生博大襟怀

    1987年下半年,傅光明报名参加中央讲师团,到乡下教书磨炼。临行时,跟萧先生辞行,先生送他一本英文书,是美国汉学家写的。“先生建议我,把研究他的那一篇翻译出来。如果遇到什么问题,写信给他,来帮我改。”

    后来,先生找了翻译家符家钦帮傅光明审校。“我当时觉得不会有太多的问题。”可两周后,来到符先生家时,傅光明被震动了。“那时没有电脑,符先生是用笔写的,改得满天花。”傅光明感叹,长辈学者如此认真,自己年纪轻轻的那种小小的骄傲又从何而来?

    后来,萧先生又鼓励他,问他有没有写书的打算。“我说,您就是我研究的对象。先生说,也行,并说你写,我鼓励,但写完之后,不要给我看,想怎么写就怎么写。我看了,就成审查了。”让傅光明钦佩不已的是先生的那种襟怀。

    而走上莎剧译者之路,也是受萧先生的影响。

    记者 桂国 王鑫


责任编辑:syz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版权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、“扬州时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